买醉、焦虑、退出,这届90后北漂抗压能力到底行不行?

  来源:90度地产

  “90后北漂”的故事,仿佛一直在被书写。伴随上周末,不止两个朋友深夜买醉,微信上的胡话让我对他们新生怜悯,我们明明才二十多岁,为什么背到身上的压力会如此之重?

  外貌的变化能够最直接展现人的状态,程序员日渐稀疏的头发,以及脑力工作者已经掩盖不住的白发,熬夜加班的黑眼圈,以及并不在该有的年纪冒出的“青春痘”。

  去年天猫双11,公布的12小时数据显示,购买防脱发产品的90后占比已经达到30%,不输中年人。今年双11,截至早上8点,90后在假发套的成交人数中占比最多,超过4成,成为最“秃”出群体。

  这是否是90后奋斗者本该有的状态?

  买醉

  你上次喝醉是什么时候?

  小骨,北京某知名医院的一名待转正护士,每天都会接触大量病患以及患者家属,周一到周五的上班时间,她几乎没有时间看一眼手机微信。

  “上班时间都在医院小跑着工作,下班时间还得处理病患信息,仿佛没有时间是属于我自己的”,小骨谈及自己的工作状态,颇感无奈。

  所谓的“待转正护士”与入职公司的的“试用期”还不一样,他们还需要有一个职业资格考试,通过才有可能成为正式的护士。每周的周中是小骨最忙的时候,也是因为一直在处理工作,让小骨忘记了资格考试,而下一次机会,要等到一年以后。

  “我每天都在小跑着都奔西走,处理各种各样繁杂的信息,可是我连我最重要的考试都错过了,有时候我冷静下来想一想到底值不值得“。

  翻看小骨的微信朋友圈,她是一个酷爱摄影的“cool girl”,丝毫看不出她的职业。她一有假期,就会选择“逃离”北京去乡村体验生活。熟悉她的朋友都知道,周一到周五找不到她,周六也找不到,因为肯定处于醉酒状态,周日基本上处于醒酒中。

  村上春树在他的书里描绘:“他们独自赶来(艾雷岛),租一间别墅,不受任何人打扰地静静看书,把气味好闻的泥炭放进火炉,用低音量听威瓦尔第的磁带,在茶几上放一瓶高档威士忌和一个玻璃杯,拔掉电话线。”

  上周末她发了一条朋友圈:喝酒是种宣泄,也是种解压,我爱上的不是酒,而是端起酒杯的那瞬间....我装的不是酒,是忧愁。

  “我喜欢醉的感觉,因为它能让我暂时放下所有烦心的东西“。

  焦虑

  “人生就是焦虑焦虑焦虑焦虑,成功,再焦虑焦虑焦虑焦虑”。

  “今年,我的发际线又往后一了一大圈”,这是我见到小皮他说的第一句话,“估计明年我就要为某宝假发销量增上一单了”。

  小皮,今年六月份裸辞回家结婚。“裸辞”这一举动,让他身边的朋友大吃一惊,在朋友讲了裸辞之后的各种危害之后,小皮依然决定裸辞。“当时的决定裸辞的我其实非常有自信,我相信结完婚后再来北京就立马能再找到工作”。

  婚后的他并没有立马去北京,而是选择跟好朋友去一个三线小城市创业,两个月间他和朋友变换各种创业方式。两个月的无收入创业让他疲于应对,“已婚”加上“房贷”标签,也让他渐渐焦虑起来。

  “我当时觉得我不适合创业,不适合自己做事,我应该回北京,继续找工作”,小皮叹起长气。今年九月份,时隔三个月,他又再次回到北京,和老婆一起继续做北漂。他说:“能和老婆一起,漂着也是愿意的”。

  可焦虑就出现在从三线小城回北京找工作的这段日子。两个月,小皮向各大招聘网站投简历,通过朋友介绍各种面试,结果都是“你看上我我看不上你”的结局。

  “我当初决定裸辞的时候有多自信,我现在就有多焦虑”,小皮坦言,“刚开始北漂的三年,我觉得这座城市是特别美好的,可再回来,我感觉我真的被抛弃了”。

  与小皮疲于找工作不同的是,小丰一直在做着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。

  93年的小丰现在已经是中国某知名杂志的比较优秀的记者了,“这年头,你想混出来,必须得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”。

  小丰被很多同行定义为“拼命三娘”,每天十二点前睡觉对于她来讲就是奢侈。从入行开始,她就一直保持这样的工作状态,如她所言“这份工作,我谈不上挚爱,但我就想证明自己,我能做到非常出色”。

  也终于,高强度的工作令她的身体出现各种状况,加之工作上面遇到的问题越来越多,她开始整日焦虑。

  “我拼命写稿挣来的钱,都用来买难以下咽的中药了。我才26岁,我居然明白了“得不偿失”的含义“。

  我们不用贩卖焦虑,我们就是“焦虑”本身。

  退出

  “退而求其次”到底是“混不下去”还是“放过自己”?

  93年的小告在北漂三年后,选择回到老家。“我的状态似乎已经不允许我继续留在北京了”,小告说出这句话时,有些许无奈,“选择退出,也不是盲目,而是那个熟悉的城市正好有你想做的事情”。

  他辞掉北京那个相对稳定的工作,连夜搬离北京不给自己留任何后悔的机会。“一切哪有想象的那么顺利”,搬回来第二天,姐姐便飞机回来教训了小告一番,老家的闲言碎语也不断地飘进小告的耳中。天生敏感的小告虽然假装不在乎,但在心里也一直在做心理斗争“。

  “退出北漂大军,于自己而言是放过自己,但自己之外的所有人都觉得是混不下去”,小告坦言,“但对的错的,都是人生”。

  天生对孩子有好感的小告,选择操起老本行,办起了托管班,良好的口碑,让他的学生络绎不绝,他还选择在县城投入一家自媒体创作团队,跟着一群创业者继续享受“专业”带给自己的快乐。

  “你问我有没有给自己留后路?那答案是肯定的“。由于老家离北京并不远,他每周末都会去北京和原来圈子里的人喝茶吃饭聊天,“我不想让自己的思想和视野被小城禁锢,与他们聊天的过程中,我的角色也在发生变化,从一个圈内人,变成一个旁观者,虽为旁观者清,我想这更能让我更立体地了解这个世界”。

  当然,小告的后路还有一直没断过的“北京社保“和”五险一金“。

责任编辑:李昂